首页 |研究院概况 |新闻公告 |研究人员 |学术研究 |人才培养 |中华文化国际教育 |国际合作 |学术刊物 |规章制度 |资料下载
 
学术研究
科研项目
科研成果
学术交流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  
韩国高丽大学教授崔溶澈应邀在中华文化研究院作“中华文化海外传播”系列讲座
发布日期:2019-05-28浏览次数:字号:[ ]

4月21日-5月20日,韩国高丽大学崔溶澈教授应邀访问北京语言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在此期间,崔溶澈教授为校内外师生带来了四场学术讲座。崔溶澈教授的讲座为中华文化研究院“中华文化海外传播讲坛”第四讲至第七讲。讲座由中华文化研究院段江丽教授主持。

 

在4月30日“中华文化海外传播讲坛”第四讲“《红楼梦》与《九云梦》的因缘”中,崔溶澈教授探讨了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与韩国古典小说《九云梦》之间的因缘。清朝后期,朝鲜作家金万重的《九云梦》流传到中国大陆。大约此时有位民间作家按照《九云梦》的主要人物和小说结构,重新改写成白话小说,定名为《九云楼》。《九云楼》中不少诗词和场面的描写来自《红楼梦》。《九云梦》可以说是中韩文学交流的重要标志。

在5月10日“中华文化海外传播讲坛”第五讲“《红楼梦》的朝鲜谚解本”中,崔溶澈教授指出,《红楼梦》在韩国的流传,最大的成果就是朝鲜高宗年间出现的乐善斋谚解本。它收录原文和注音加以对照,并抄录翻译文,成为120册,是朝鲜宫廷译官的谚解本中最精巧庞大的译本。此外还有《后红楼梦》、《续红楼梦》、《补红楼梦》、《红楼复梦》《红楼梦补》等五种《红楼梦》续书的谚解本,由此可见当年朝鲜宫廷特别重视红楼系列作品。

在5月7日“中华文化海外传播讲坛”第六讲“《剪灯新话》在朝鲜的传播”中,崔溶澈教授指出,明初出现瞿佑的《剪灯新话》和李祯《剪灯余话》,不久即传到朝鲜,广受欢迎。《剪灯新话》不仅在朝廷编撰的《龙飞御天歌》注解中引用,还收录于汉语课本中。此书也引发朝鲜文人的普遍兴趣,还有人做出注解本、谚解本等。《剪灯新话》朝鲜本流传到日本后,产生较大影响,1917年董康据日本藏本翻刻《剪灯新话》足本,《剪灯新话》重归中国。

在5月17日“中华文化海外传播讲坛”第七讲“《绝缨三笑》与《钟离葫芦》”中,崔溶澈教授指出,中国明代作家冯梦龙的《笑府》问世后,出现了听然斋的《绝缨三笑》,此书为孤本,今藏于日本。《绝缨三笑》早在17世纪初流传到朝鲜,平壤笑山子选录部分内容刻出《钟离葫芦》。朝鲜《破睡椎》等书深受《钟离葫芦》的影响。《钟离葫芦》近年在韩国发现,这是中韩笑话的传播与交流的重要例证。

每场讲座结束后,崔溶澈教授均与听众进行互动交流,崔溶澈教授的讲座为在座师生进一步研究中华文化在朝鲜的传播提供了许多宝贵的建议和思路。

崔溶澈,韩国高丽大学教授,现任韩国红楼梦研究会会长。专研中国古代文学、明清小说,尤其对《红楼梦》富有研究与翻译成果,著有《红楼梦的传播与翻译》、《红楼梦在韩国的传播与翻译》、《四大奇书与中国文化》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